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聖誕節讓我想起這件恐怖的事  

2010-12-08 06:39:30|  分类: 巴黎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聖誕節讓我想起這件恐怖的事 - linhonglinlushang - 在路上的鸿麟
 

跟我的网友──名叫圣诞节的怪叔叔──见面是今年最大的震撼,我恨我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掉头就走!

 

我很难想象我的生活如果没有网络会变成什么样子。

『网友』这个最近这几年才出现的字,如今早已取代『笔友』而成为我生活中极重要的一个元素。

我常常在跟网友见面,过着送往迎来的生活。

 

我在几个网站上有个人网页,大部分是交朋友用的,尤其是旅行的时候,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到处跑,先透过网络在目的地找到几个有趣的人要点 在地当下的信息,抵达的时候可以有人陪我到处逛逛、喝喝咖啡,让我可以更了解当地生活,甚至有的还提供住宿,旅行经验于是变得更丰富。我真真得向网络发明者感恩。

 

Couchsurfing是我最近比较常用的一个网站,一年多来,它让我认识了不少有趣的朋友。

这个月到目前为止我跟三个couchsurfing的人碰面,其中两个是我接待的客人,一个是喝咖啡、外加散步的短暂相遇。

SM是缅甸裔的中国人,移民到新加坡,后来嫁给英国人,现在住在英国,她在我家的那个晚上我们聊天聊到几乎没睡觉,我听她告诉我很多缅甸华人的故事,以及她在旅行中所遇到的特殊经验。

Adrian是有着乌克兰血统的美国人。二十四岁,却已经在曼谷的大学当过雕塑讲师,他将要从法国跟另外两个伙伴扬帆航行回美国,完成他从小向往航海的梦想,预计在海上待六个星期。天啊!

John,二十二岁,已经在非洲当过义工,正准备要去土耳其当六个月的义工,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决定先当义工半年再旅行半年之后才继续念研究所。

我遇着这些人,听着他们的故事,觉得自己的生命也丰富了起来。

 

 

我在另外一个德国的交友网站也有网页,昨天我跟一个怪怪的网友见了面之后,让我想把我的网页从该网站删除!

 

Noel (他应该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出生的吧,不然怎么取名叫圣诞节)主动跟我连络,因为我的电子邮政信箱是le rayon vert “绿光”(那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法国电影,通常只有知识分子会喜欢它的导演,侯麦)引起他的注意,他说他是电影教授,写过一本关于侯麦的书,自称是侯麦专家。

我对知识有着无可救药的着迷,根本不管他的照片上长相如何,就答应跟他见面,连他跟我约在他家我都不疑有他,觉得他可能是要给我看他的电影搜藏跟他写的书吧。

 

教完瑜珈课,我来到距他家最近的地铁站,号称老巴黎的我居然迷路,一连走错两条大道浪费了近半个小时还没找到他家,而我竟然还不知道这是上天要阻止我去见他的巧妙安排!

圣诞节一直打电话来,并没有要来地铁站接我的意思,只跟我说往北走。

叫一个已经迷路的人往北走其实跟叫他往天上走是一样的,我又没有随身携带指南针。

后来他跟我改约他家隔壁的咖啡厅,我想这样也好,在公共场所见面至少比较安全。

然而我大错特错,我不应该跟他同时出现在公共场所!

 

我终于找到那家咖啡厅,就在地铁站旁边。我抵达的时候显然圣诞节也刚到不久,才刚刚被女服务生招呼坐定位,我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女服务生嫌恶的表情,以及所有人看我的奇怪眼光,好像我没穿衣服,直到圣诞节微微站起来半蹲着跟我握手,我才恍然大悟。

圣诞节竟然光着两条毛毛腿!

 

即使是在夏天,在餐厅里露出两条毛毛腿也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何况现在是气温不到十度的冬天!

我故作镇定地坐了下来,然后开始闻到一阵臭味,看着圣诞节穿的破T-shirt,我确定那味道是他积了三年没洗掉的身体污垢所发出来的。我原本很高兴现在巴黎的咖啡厅已经不允许抽烟了,但这时却渴望同时有一百个烟枪违规,每个人在我周围抽他个八包烟来盖过圣诞节的味道。

圣诞节很厉害,不但能狼吞虎咽地吃完他点的鲑鱼排加意大利面,喝完一瓶红酒,还能一边不断地问我问题,哪里人?做什么?为什么喜欢侯 麦?人生规划是什么?(未免关心太多了吧,圣诞节出生就当自己是耶稣吗?)……并大谈台湾的名导演和他们的作品,我根本没时间思考该在什么时候表演崩溃而 掉头走人,所以竟然像是被他的臭味熏昏了头似的,点了个油封鸭腿,并且把它吃完,还一边很有礼貌、乖乖地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听他自我介绍地说电影教授是 最适合他双重性格的职业云云。

「你不是个好奇的人,是吧?为什么都不问我问题?」圣诞节在把我的身世都调查清楚后这样问我。

「我是个对什么都充满好奇的人呀!(你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你没穿裤子?)你最喜欢侯麦的哪一部电影?」我逼不得已,问了我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

「『冬天的故事』。」他回答。

「这里好吵,我们离开吧。」我紧接着说。

 

等待账单跟付费的时间很长(而我竟然得平分那瓶我一口都没喝的红酒),所以圣诞节还有足够的时间发表跟电影有关的长篇大论,将李安归类到商业导演,把蔡明亮归类到作者导演,还说侯孝贤拍『千禧漫波』前很棒、之后就不行了。他说的话其实还堪作参考,可是我实在忍不住别桌的人时而投来的眼光,我觉得在我抵达之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

终于我们起身走人,谜底揭晓了。

圣诞节下面完全没穿!

 

圣诞节站起来,我看到他穿了一双长统牛仔靴,在他破烂的臭T-shirt外面披上了一件长皮外套,故意不扣的皮衣下,他的猪肉铺是开张的,毫无遮掩,连内裤都没穿!我的妈呀!难怪我进来的时候女服务生一脸大便,我竟然跟这样的人同桌吃了饭!原来他的另外一重性格是公园变态暴露狂!

步下楼梯的时候我故意离圣诞节很远,假装要拿楼梯间放置的酷卡和免费杂志,所有的人都在看他,而他竟然站在门口等我!我拿了很久的免费杂志,几乎要站在那里把整本杂志翻完,圣诞节就站在门口把鸟蹓在那里很有耐心地等我。

我不得已只好鼓起勇气走过去,所有人都投给我「原来这家伙是跟他一起的」这样的眼光,我从来没有感到如此丢脸,当下决定再也不要走到这一区来。

 

然后,最恐怖的来了,圣诞节把脸凑过来要跟我吻别!

我很喜欢吻别这件事,觉得这样做真是可爱(根据研究显示,这样也比握手卫生,因为手上有更多细菌),我的台湾朋友有时候都会被我逼着跟我这么做,即使有着亚洲人的含蓄与害羞,也要跟我吱吱亲两下道别。但是,我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穿着像公园里的变态狂的圣诞节吻别!

只能怪我自己是个过于有礼貌的亚洲人,我最后还是屏住呼吸在圣诞节扎人的脸颊上啄了两下,当时我根本不敢看咖啡厅里的所有人,不过以我当演员的丰富谢幕经验,我确定他们全部都在看我!

 

A la prochaine!下次见!」圣诞节说。

A dieu!上帝那里见!」我终于说出了真心话,转身就跑,迫不及待要回家洗脸。

 

 

经过了这次事件,我要跟我的某些朋友们道歉,我想我有时候穿着的奇装异服,可能也让他们跟我走在一起的时候感到无地自容,尤其是2003年去 蒋勋 老师家吃饭的那一次,我穿着长毛地毯做成的裤子、兔毛背心、戴牛仔帽、背着鲜艳的绿色充气包包搭乘捷运,朋友们当时很可能羞愧地想跳轨,有照片为证。


PS: 幾天之後,聖誕節打電話來問我:「你相信我下面會沒穿嗎?」

      我回答:「我不相信。但是我看到了!」

        從此我們再也沒有聯絡過!

 

  评论这张
 
阅读(158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