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四)贝赫纳,法国南部来的好好先生  

2010-06-10 13:26:42|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牵的线

 

贝赫纳显然是个很用功的沙发客,这从他给我的第一封邮件就看得出来。他说他的第一次沙发客经验是在台湾。他在台湾玩了将近一个月,从北到南,受到无尽的热情款待,所以对台湾有非常好的印象。他还知道我爱吃,所以说要请我吃饭作为回报。而且讲到按摩,说他也学过一些,知道按摩师也是需要被按摩的,所以愿意帮我按摩来报答我的收留。这句话直说到我的心里去了。而且他超过五十岁,我想与其收留一个狂欢一整夜不睡觉的年轻小伙子,倒不如让习惯早睡早起的老阿伯来我家窝一晚。而且看他网页上记载的丰富旅游经历,我知道一定可以跟他学到不少东西。他这次来巴黎的目的是要去申请印度签证,他即将去印度玩一个月。那也是我最想去的地方之一。

“好啊,我想听听你在我很想念的台湾的旅游经验,欢迎欢迎!”我回信说。

贝赫纳来的那一天我刚好有个学妹SM——用她的名字缩写这样称呼她只是因为不想让她的身份曝光,毕竟人家现在可是大编剧,两岸电视节目都能看到她的名字(这样说应该较详细且不至于曝光了吧),跟她的性癖好没有半点关系——也来巴黎玩,但因为我已经先答应他了,所以只好让学妹去住青年旅馆。贝赫纳知道后决定请学妹一起吃饭,还邀请正在欧洲旅行的她去蔚蓝海岸玩,他家有沙发可以睡。

贝赫纳说,在南部,地道的中国餐厅比较难找,趁着我的中国人身份,希望可以带他吃到好吃的中国菜。我于是带他去巴黎十九区的中国城“美丽城Belleville”吃温州菜,因为巴黎其实没有真正的“台湾餐厅”,真的很抱歉。

这家位于6,rue Rampal的“美乐园”餐厅,是从温州来的小陈介绍的,他在许多暗无天日的车成衣的工作结束后,都会来这里找寻家乡味以抚慰思乡情绪,所以我想这里的料理应该算是“地道”。

我们因为顾及法国人喜欢分食的个性,所以并没有点这里最有名的火锅。在吃的过程中证明这样的决定是对的,因为原则上我们虽然每个人各点一道菜,但菜上桌之后还是大家一起分着吃,不过贝赫纳几乎没动我和学妹点的菜,也不顾我和学妹的鼓励和劝说,只吃他自己点的那一道。我想如果点火锅,大家的筷子直接在同一锅里夹来夹去他可能会吃不下吧。不过这家餐厅的味道还真不错,值得推荐。我应该还会再来,而且要跟台湾同乡来吃火锅。看着别桌的人都点了火锅吃得津津有味,真想变节加入他们!

饭饱之后回到家,贝赫纳拿出他去台湾玩的照片集给我看,根本就是印制非常精美的一本书,把我吓了一跳。他真是有心啊,而且还是个摄影高手呢,美丽的宝岛台湾在他的镜头下,连我这个台湾人都被深深地吸引了。看着他去过的庙宇、市集、温泉、山、湖,我又开始想念家乡了。贝赫纳甚至还带了一个台湾高山茶的空袋子来,说那是他喝过的最棒的茶。我一直都知道台湾茶在欧洲很受重视,法国最有名的茶庄Mariages Frres里所卖的几百种茶里,台湾的乌龙茶可是被分在价位高的极品茶那个等级呢!但是能听到他亲口这样说,还是让我打心里感到骄傲。

令我无法说“不”的除了食物,还有按摩。贝赫纳给了我催人入眠的油压按摩,让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根本忘了还有个人就睡在我床边的地板上。能有这样的沙发客,真的很幸运。

 

 

迷路的面包

 

贝赫纳明明已经约了我和学妹去餐厅吃晚饭,却还带了个大面包回来,一问之下说是为明天的早餐做准备。我心想有没有搞错,法国人只吃新鲜面包是众所周知的事,家庭主妇都当天买了面包当天吃,地铁里上班族下班拎着一条长长的面包回家是每天都会上演的画面。因为面包放到隔天就会变硬不好吃了,只能丢掉,或者便宜了那些野鸽子——近来法国政府开始倡导不要喂鸽子,因为他们制造了太多污染问题——我家的这位法国客人该不会不知道这个法国习惯吧!

“我就是需要变硬的面包,因为要做‘迷路的面包’(pain perdu原意是坏掉、丢弃的面包,但perdu这个字也当‘迷路’用),你明天就会知道了。”贝赫纳解释说。

第二天早上,贝赫纳早早就起床到厨房做法式早餐。所谓“迷路的面包”,原来就是我们在台湾吃的“法国吐司”,沾蛋和牛奶去煎的那种吐司,这在法国当然就不叫“法国吐司”了。“迷路的面包”真是富有诗意的名字。原来,以前的法国人较节俭,因为不想浪费隔天变硬的面包,于是沾上牛奶蛋汁让它软化,再用平底锅煎,最后撒上掺了肉桂粉的糖,便是地道的“法国吐司”了,是穷人家吃的甜点。我又学了一课。这个来睡我家沙发的法国人以传统方法(就是故意把面包放到变硬啦)制作的“迷路面包”,口感跟台湾直接以新鲜吐司裹蛋汁煎的“法国吐司”果然不同,少了几分黏黏湿湿的感觉,多了几分实在感。我朋友说这样的形容有点抽象,不过对于吃这件事,还真的是非得自己试试,否则无法体会。

很多的沙发客就像萍水相逢的过路因缘,即使在一起的时候曾共享快乐时光,分开后总是少有联络或甚至不联络,顶多会在沙发客网站上互留评语,能不能再见面要看缘分,只能接受上天的安排。但贝赫纳却很不一样,他偶尔会捎来信息,嘘寒问暖,而且极力邀请我去南部找他,还说从印度带了我想要的lungi(印度男人的居家服装——编者注)回来,等着我去拿。于是一年多之后,我带着我的小妹,终于前往蔚蓝海岸拜访他。这段精彩的故事就留待之后的章节再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