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五) SM李,台湾来的师爷杀手  

2010-06-13 10:57:04|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贝赫纳离开之后,学妹SM(请容我再度提醒您,这与您所想像的奇特癖好无关)成为了我的沙发客。我们曾经一起搞过剧团,在小剧场里培养了不错的情谊,所以不用通过沙发客网站,我也会义无反顾地收留她。并且她在我离开巴黎去旅行后继续住下来,帮我付这段时间的房租,当时着实让我减轻了不少经济压力。甚至因为亲眼目睹了我和贝赫纳的经验,在我的怂恿下也注册成为了沙发客的一员。而发生在她身上的沙发客经验应该可以写成一本罗曼史了,不过这是她的事,我要说的只限于她在我家当沙发客时所发生的奇遇。
SM来当沙发客的那个晚上,我刚好必须在家接客两个小时(我说过了吗?我在巴黎以当按摩芳疗师谋生),只好请她出去闲晃,喝个咖啡什么的。一定要等到我贴在门上作为暗号的纸条撕掉了才能按门铃进来,要不然我的客人可能会被吓到全身紧张,而使得我那全世界最棒最完美的消压按摩功亏一篑。
SM回来之后以很严肃的表情与口气问我“Ca va”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好’或‘你好吗’的意思啊。”我告诉她在法国常常这样打招呼,口吻十足像个法文老师。
“那通常怎么响应呢?”SM急着问。虽然不会讲法文,但是这种简单的打招呼、谢谢、请、对不起之类的句子她是知道的,只是想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学错了。
“就回说‘Ca va’啊。”除非是有什么问题才会回答“Ca va pas”来表示否定,我的法文老师也是这样教我的。
“那为什么当我也用‘Ca va’响应之后那些男人就开始跟着我?”学妹用饱受惊吓的口气问。
我很认真地想了想之后,终于恍然大悟。
“Ca va”这个问句原来的意思应该是“行得通吗”“可以吗”,所以才被用来作“你好吗”的用途。然而在我家附近以及发生在学妹身上的状况,这其实应该是字面的原意:“行吗?”
既然SM跟来询问的男人回答:“Ca va(行)!”,人家当然跟着她啦!
这完全是因为我家位于特殊区域的缘故。
每次当我告诉巴黎人我的住址,他们都会以异常暧昧的眼光看着我,有的甚至会用舌头轻舔一下嘴唇,故意作出流口水的猥琐状。
我搬到目前住的这个地方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信给我一墙之隔的邻居:
“亲爱的夫人,我很高兴能有这个荣幸与您为邻。我是从台湾来的,是个爱干净、安静的留学生。如果哪一天您喜欢从我这里飘过去的中国食物的味道,欢迎您来与我共享(会这样写是因为我常常听到法国朋友抱怨他们经常煮饭做菜的中国邻居,连半夜一两点都会制造出味道,而这正好也是我的习惯)。在此谨致上我最最诚挚的问候。希望我们能成为和睦互助的好邻居。
对了,可否请您更换您的床,因为您的床常常会发出扰人的吱嘎声,我想它可能在提醒您它的退休之日到了(后面这段才是我写这封信的原因,因为当中年的阿蒂卡工作的时候,她的床都会清楚地泄漏她的客人们抽送的频率和持久度)。”
或许熟悉巴黎的人读到这里应该已经猜出来我就住在著名的圣丹尼街了。而如果你不知道这条街的话,那么我这么说好了,它等同于那些娼妓流莺聚集的街道。
这条街平常白天人颇多,因为有很多成衣批发店。但到了晚上会在路上出现的,大概只剩下附近住户、迷路或好奇的观光客、嫖客以及站街女郎,我的邻居阿蒂卡就是在这里靠女人本钱工作的黑人之一。是的,经过我非刻意的观察,这一条街上的妓女大部分是黑人,而且是胖的,以我的标准而言好看的不多,年纪大的倒是不少,尤其白人更老,有一个甚至缺了四颗牙(观察够仔细了吧)。而且她们应该有地域之分,站在我家楼下的那些都是在楼上租有工作室的,跟客人商谈好条件及价钱后就带回工作室交易。还有一些流莺,大多集中在地铁站附近,她们并没有租工作室(太贵了),应该都是找到客人之后带去附近的廉价旅馆开房间。另外有一些是在午夜或更晚之后,招了客人就地找隐秘处野合的,她们以年轻的黑人居多,应该是从外地来的迷途少女。我有一次就在我家楼梯间巧遇一个胖胖的黑女人正在工作的窘态:她弯腰撑住楼梯的扶手,她的客人——一个强壮的黑人——暂停动作与我对视,并咧嘴笑着对我道“晚安”,我当时真的被惊吓得不知所措,只好回答说:“晚安,祝你们舒爽!”然后,我还没完全出门他们就又继续操作。我还记得当时心里直叫,“天啊!这是什么画面!”
不过也由于有了这些“芳邻”,我成功地说服房东降低房租,否则以我所付出的价钱(即便它已经是个吸血鬼才会开口要求的数字)要住在巴黎市中心还真的很难。实际上,那些女人们十分和善,她们看到我都会跟我打招呼(虽然她们可能对所有成年男子都如此)。而且,因此地环境的特殊性,有很多警察来巡逻,反而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我惟一的顾虑是,第一次跟我联络的客人知道我住的地方之后可能会误以为我是做“黑”的,而这也使得我每次给人家地址时都会故意给巷道另一边出口的街名——塞巴斯托堡大道——的原因。
因为这样特殊的人文因素,发生在学妹身上的事也就能理解了。
“行吗?”男人猥亵地问。
“好啊!”学妹以东方人惯有的礼貌回答。
第一个男人在得到学妹的应允之后就直跟着她来到我家楼下的大门,学妹吓死了,迅速“砰”地一声把那个男人甩在门外。那个男人可能也被学妹这样的举动吓到了吧:“不是说行了吗,为什么还把我甩在门外?”
可怜的饱受惊吓的学妹,惊魂未定地爬到我位于六楼的家。发现我门上的纸条还贴着,为了不想惊吓到我的客人,只好下楼出去继续乱晃,幸好刚才跟着她的男人没在外面等。
可是又有另一个男人对她说:“Ca va?”
“Ca va!”学妹照常很有礼貌地回答
然后男人又跟着她了,她只好迅速跑掉。这回不敢让他知道她住在哪里,怕这个男人搞不好会来楼下门外堵她。
甩掉第二个男人之后,又来了第三个男人说“Ca va”(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性需求很大),但她这回选择不回答而立刻走开。
然后又有了第四个:“Ca va?”“别再跟我‘Ca va’了,老娘没心情!”这回学妹用中文大声斥责她。我想像很久以前我们一起演戏,她在剧中饰演黑道大哥女人的那种彪悍模样,那个男人大概被吓得当晚无法嫖妓了吧!
我后来将这件事告诉把房子转租给我的法国朋友,他先是觉得有趣,然后告诉我:“当然啦,妓女也有权利拒绝客人,所以嫖客得先问‘Ca va’(行吗)。”
从此,我都会告诉来我家投宿的女性沙发客至少得学会这一句法文,当有陌生男人在我家附近跟她们说“Ca va”时,不要以为那是在打招呼,而必须马上回答:“Ca va pas(不行)!”

你家沙发借我睡

  评论这张
 
阅读(114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