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约翰,美国来的肌肉男(二)  

2010-06-07 13:57:58|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费洛蒙


二十岁的约翰因为在足球运动上表现优异而被保送进入知名的常青藤学府哈佛大学,他拿到一笔到欧洲来看世界杯足球赛的奖学金(居然有这样的名义),因为世界杯足球赛在欧洲各国不同的城市举行,他已经去过了不少地方,而最后终于在法国和意大利决赛的这一天来到了巴黎。
“……我跟你一样热爱运动(奇怪,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想你也一定跟我一样对于这场决赛感到兴奋,虽然已经买不到票了,但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去找一间运动酒吧(这在法国确实有很多,有些还特地为世界杯装上了液晶大屏幕)观看,我只需要一块可以躺下睡觉的地板。甚至如果法国队赢了,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狂欢,不要睡觉,那我只需要一个放背包的地方就好了……”克里斯汀离开之后,我很快接到了约翰的申请信。
我是在我的个人页面上注明过我是巴黎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喜欢运动没错,但是认识我或知道我为什么成为体育系学生的人,就会知道以运动为理由来请求睡我家沙发其实是不智之举。
我当初因为超过学校的申请期限,却想继续在巴黎留下来而申请,并跌破大家眼镜地被录取成为巴黎大学体育系的学生,现在还几乎每天受着腰酸背痛之苦呢!没想到竟然有人会误以为我是运动迷,并以此来要求睡我家沙发!殊不知我平时绝对不进入运动酒吧,在世界杯期间更是讨厌经过足球迷聚集、放肆叫嚣不已的那些人间炼狱!在收到约翰来信的前一天,我还亲眼看到一堆防暴警察在巴黎北站前一家放映世界杯实况转播的酒吧前严阵以待,怕足球迷失控而发生暴动呢!在我看来,这些疯狂足球迷的归宿应该是海岛上的监狱才对,我怎么可能让一个我最怕的足球迷住到我家呢?!
“当然要让他来你家睡呀!踢足球的二十岁大男生耶!想想看他那强壮的大腿!不然叫他来住我家。”当时正在我旁边的法国同志朋友这样跟我说,眼神充满了欲望,仿佛正幻想着跟一群刚踢完球的足球队员一起洗澡,口水就快要泛滥成灾了。
不过真正答应让约翰来睡我家沙发的原因是,他信中诚恳的口气,以及我在接待克里斯汀之后想更多了解时下年轻人的冲动念头。反正,就只一个晚上,处不来也不会打扰太久。而且他隔天就要到了,如果不答应他,难道要叫他背着大背包睡在随时可能有足球迷暴动的街上吗?
然而才刚刚给了约翰肯定的答复之后,我又开始陷入紧张状态了。我想像他或许是个粗暴、没水平、没教养、随处吐痰、脏话不断、当街叫嚣、见车就砸、见人就砍的失控球迷,虽然从照片上、信件上看起来不像。而且他在哈佛即使不看书只踢球,应该也会在耳濡目染之下有些许文艺的气质吧!不过如果酒后失控怎么办?我一定不能给他钥匙,要确定他没喝醉才开门让他进来!
但是,其实最让我担心的是他年轻气盛的荷尔蒙。
这又要说到我另一次在意大利青年旅馆的经验了,这距离我在浴室被德国豪放女吓到脸红有大约八年的时间,我那时已经是个(有点过分)成熟的男人了。
成熟的我在拿波里的一家青年旅馆跟六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生同房。当晚我其实因为浏览名胜逛得很累,早早就睡着了。而且那些男生非常例外地很乖并且没有大吵大闹,所以我终于可以静静地、轻轻松松地睡觉了,直到我在半夜被他们大量分泌的“费洛蒙”“吵”醒为止!
根据科学研究,动物会分泌一种被称之为“费洛蒙”的东西来吸引异性,这是动物用以繁殖的自然现象。我看到这样的报道之后就相信这个说法,却直到在拿波里的那个晚上才真实体会到。那几个年轻的男生大概当时都性欲泛滥,身体同时产生出大量的费洛蒙,充斥了整个房间,以至于让我睡不着。而且我还可以感觉到他们也都没睡好,不但身体一直翻来覆去,还起身多次去上厕所(莫非……)。
那是一次奇特的经验,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但滋味不好受。我第二天立刻搬去别的地方,并且从此尽量少跟年轻气盛、性欲正强的大男生同房共寝,为的就是要避免遭受大量费洛蒙的袭击。
不过既然已经答应约翰让他来睡一晚了,我还是选择去兑现承诺。
约翰找了一个更年轻的朋友陪他来,大概也是担心遇到怪主人吧。他放下行李之后就跟朋友去朋友下榻的青年旅馆附近准备看世界杯决赛的实况转播了。他们对于我竟然不跟他们一起去,并且对讨论世界杯提不起劲而感到意外,不过倒也没太多问。而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我念体育系其实是意外,选修的课都是舞蹈、瑜伽、太极、游泳等温和的运动,对于橄榄球、拳击等动作激烈的课我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勇气去选修。总之,我跟约翰算是话不投机半句都嫌多,不过就是提供他一个地方睡觉而已,只要他不打呼噜、不抢劫、不分泌太多费洛蒙就好,我并不期待他跟我讨论电影和歌剧。

 

 
可怕的足球迷


约翰来睡我家的当晚我决定去电影院,以避开整个巴黎市因为世界杯决赛而疯狂的局面。街上已经有更多的防暴警察严阵以待,运动酒吧里外都挤满了人,全世界的啤酒都被运来了。有车的人买好了更多的保险,超市里的香槟都被抢购一空,香榭丽舍大道上也准备好了,要迎接一旦法国国家队夺得冠军之后百万人的庆祝狂欢。小巷弄内全都出奇的空荡,以至于运动酒吧与家家户户电视机前的人偶尔不约而同一起发出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电影院卖票的先生一脸大便,好像他不能去看决赛转播是我一个人害的——事实上是两个人,整个放映厅里只有我和另一位老先生。我觉得我作了最好的决定,因为除了这里,整个巴黎市都躲不掉足球迷疯狂的叫喊声。这已到了全巴黎人都被传染,几乎人人都守在电视机前看转播、同声出气、齐起欢呼的可怕程度,这真可谓是一种恐怖的疾病啊!连跟我很要好、平常会一起去看文艺表演的几个台湾朋友也被传染了,这阵子常常约在某人家吃饭,一起看足球赛转播。爱吃的我因此拒绝了好几次这样的晚餐约会——他们不担心一边吃饭一边看球赛会被呛到,我还担心被他们兴奋时从嘴里飞出来的肉黏到呢!当时,孤单的我瞬间竟有想跟电影院里同样被家人和朋友暂时抛弃的老先生交换心得的冲动。念头才起电影刚好开始放映,我们于是陷入各自的孤独。
电影散场后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出电影院,算一算时间比赛已经结束,街上这时恐怕已经陷入足球迷的疯狂暴动中,从而担心会回不了家。
结果,竟然是一片宁静!空气中还隐约能嗅到哀伤,我不用看不用问就知道法国队输了。我心里暗自窃喜(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会被砍的),在被对面邻居因为之前法国队的意外胜利连续狂欢吵了好几个晚上之后,我今晚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睡觉了,也不用再次为噪音问题而打电话报警了。
欧洲的足球迷之可怕,并不是我们从报章杂志上读到的集体暴动,不同队的支持者互砍、砸车、烧屋泄愤等消息就能概括的,因为那就像远方的战争一样,即使知道它的存在却也还不至于担心子弹会射到头上来。但是住在一个有很多狂热足球迷的地方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即使他们不来烧你家的车子和房子,你光是在地铁里遇到他们都会觉得恐怖。他们通常长得一副上次踢足球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而近年来只专心喝啤酒的胖模样;他们成群结队,穿上他们所支持的球队的球衣,很多人脸上还涂上了国旗的颜色,看起来像是要去打仗;他们讲话大声,总是选在最需要安静的地方叫嚣或唱国歌;调戏小姐、大声取笑观光客等平常他们不敢做的事,在赛季里都会被用来证明他们对足球队的支持而放肆进行;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必须特别小心,如果不被他们手上乱甩的啤酒喷到,也很可能被他们不时乱吐的口水溅到!他们平常一定被集训了所有扰人、吵闹、叫嚣的技巧,等待着他们所支持的球队赢球的时候加以发挥。因此我很高兴今晚法国队的失败,这样可以挫挫他们的锐气,而让我可以有些许的安宁。
约翰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我假装没被他吵醒,因为他可是很贴心地特别地轻声动作,不想打扰我。他其实打破了我对足球迷既有的成见,他基本上是个善良温和的大男生(或许在足球场上也很野蛮)。他甚至还让我有那么一个瞬间好奇地想看看足球赛,想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那么迷这个运动。不过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太久,我很快又入睡了。半夜也没被费洛蒙扰醒,而约翰隔天一早就静静地自己离开去搭他的火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这次主客没有太多交集,只引来我朋友过度幻想的沙发客经验,就这样淡如云烟地结束了,就像世界杯足球赛的激情一样,最后并没有在我的生活中产生太大的影响。街道很快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所有决赛当晚忽然成为足球迷的人也回复正常。临时中邪的朋友们也重新在饭桌上像以往一样只谈论跟“吃”有关的事,好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评论这张
 
阅读(167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