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优仁,斯德哥尔摩之旅(三-1)  

2010-06-08 14:54:38|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确实“无料”


我对瑞典一直存在一个幻想:满街金发蓝眼的俊男美女。
还记得高中的一个地理老师曾经跟我们说过她去瑞典的旅游经验。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她像很多观光客一样不太看马路而只顾着往上看,好奇地想知道每间公寓里的瑞典人都在做什么。忽然她与一个正在自家阳台上进行裸体日光浴的妙龄金发美女目光相遇,当她正羞涩地要别开眼光的时候,金发全裸美女很自然地对她微笑打招呼,然后自然地继续看杂志。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想要到瑞典旅行,特别是在伯格曼的电影为它加了更多分数之后。
无意间看到有廉价机票可以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我马上就订了位子,然后开始搜寻沙发,心想如果找不到免费住处就不去。因为印象中北欧生活费很贵,十年前我在纽约的瑞典同学看到所有东西都惊呼便宜的模样让我记忆犹新。如果取消行程只浪费廉价机票钱,我的心不会痛太久,以后应该还有机会,浪费极少的机票钱总比去那里倾家荡产,甚至欠债回不来必须被留下来洗碗好多了。
搜寻沙发的时候看到瑞典人优仁在他的沙发栏上注明他家有一百平方米,足足是我家的五倍。评价栏上一大串去住过他家的人所留下的感恩文,让我怀疑是不是每个去斯德哥尔摩的人都住他家。心想既然谁都可以住他家,我应该也可以吧!
果然,两个小时后就接到正面的答复,信中还附带如何从机场去他家的详细指南,住他家的注意事项,他所提供的“服务”,沙发客甚至还可以付一点钱在他家享用他所提供的早餐(并注明他家隔壁青年旅馆的早餐价格,以免不知道瑞典物价的人误以为他在坑钱),还提供观光局都比不上的所有在斯德哥尔摩的旅游信息和旅游网站链接……很长的一封回复信,专业程度让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在借沙发客之名而行青年旅馆之实。不过事实证明这只是因为我还没去住过任何沙发客的家里而产生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多虑。
在真正到达优仁家之前,我跟他互通了大量的电邮,几乎都是我发问,他回答。本身从事旅游服务业的优仁,不但有着大量的信息,而且还不吝与人分享,只要我告诉他我对什么有兴趣,他就会不厌其烦地马上告诉我如何在斯德哥尔摩找到,并且给我相关的网站链接和延伸数据,以及当地内行人才知道的最新情报。他甚至还建议我如果时间够的话可以搭游轮去芬兰的赫尔辛基,而且愿意提供我附早餐的船票。即使到了这个节骨眼我还在怀疑他是不是在变相推销,要我向他买私下付给他中介费的游轮公司的船票!
“别担心,全部免费!”他的回答让我一边不敢相信,一边为自己的疑心感到羞愧。
然后我很高兴地得知我在巴黎的艺术家夫妇朋友也同时要去斯德哥尔摩,同行的还有我也认识的他们的好朋友。我积极地跟他们介绍沙发客网站,不断地怂恿他们也来试试看。不过艺术家自由惯了,怕住在不认识的人家里会有所顾虑而使旅行的心情打折扣,所以还是决定去住青年旅馆。倒是他们的老友愿意搜寻一晚沙发试试看。而且,非常巧合地,他们将跟我同时住在优仁家——所以我才会继续怀疑是否每个到斯德哥尔摩的沙发客都住在优仁家。
“住他家真的是免费的吗?”收到优仁的专业回复信之后,他们也有相同的疑问。
“应该是吧。反正我会先去住,如果要付钱,我会马上通知你。”直到离开我家的前一刻,我都还不敢百分之百地相信有这么好的免费的事情。
当然,我们的一生当中确实会遇到很多免费的东西,譬如说马路上害你骑摩托车摔一跤的免费大坑,不小心踩到的免费狗屎,每个月第一个星期日因免费而挤得让人无法呼吸的卢浮宫参观……而我们大概也都习惯了对于免费的东西不会寄予太高的期待,即使不如意也不会太抱怨(刚刚踩到的那坨狗屎除外),反正是免费的,有也好,没有也无所谓。
但是,我接下来在斯德哥尔摩的免费住宿经验,却完全不是一般免费的事物可以比得上的(当然还是无法超出父母的爱)。能够遇到这样的一次,那么,要我成为沙发客的忠诚信徒,我愿意!

 

美国女人和德国男人


循着优仁的详细指引,我很快找到他电邮中所说的那家7-11(没错,如假包换,24小时营业的好邻居),毫无差错地找到他家门口的电铃。
“欢迎回家,这是你的钥匙!”优仁以如兄长般的态度迎接我,还没摸清楚我的底细就把他家的钥匙给我了!他对人的信任让我感动,幸好他接着介绍整间公寓环境的专业表现及时阻止了我的失态,否则我真的会在他面前像离家多年后重新踏入故乡家门的游子那样,哭倒在他父兄般的怀抱里。
“沙发在客厅(想当然尔),但是现在有个美国女孩在睡觉,不方便带你参观。”优仁尽量压低声音说话,怕把另一位沙发客吵醒。他家里同时有别人在我并不感到意外,这个从他个人页面上其他沙发客对他的评价文当中可以略知一二。可是那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三点了,我怀疑是谁那么不识相,竟然叨扰主人到这般地步。这使我马上联想到一般人都觉得美国人自大、目中无人的成见。不过既然主人允许,我也不便表示意见。也没多问是否美国女孩有什么特别原因,例如怀孕之类的。
优仁的介绍虽然小声却非常专业而详细,市区地图、交通指南、景点简介都准备好了。他家真的很大,天花板的挑高很高,厨房里应有尽有,从窗户还能俯瞰一部分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景色,而且冰箱里食物满满。
“把我信上说的早餐费的事忘了吧,帮我尽量吃冰箱里的食物,不要让我必须把它们丢掉浪费了。”他大概还不知道我是“瘦田能吸水”那种类型的,因此在打开冰箱后毫无提防地对我这样说。
最让我感动的是,他竟然决定把自己的有两张舒服大床的大房间让给我睡,说他习惯在书房用计算机到很晚,睡在那里的小床上比较方便。我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也只能客随主便地接受了他的安排。我无法想像如果要付钱,我必须为这个比高级饭店还舒适的房间当多久的奴隶。
我把自己安顿好之后,优仁忽然过来以郑重其事的口吻对我说:“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请说(要酌情收费用吗)。”我对于即将可能到来的难题保持镇定。
“是这样的,有另外一个沙发客临时找不到地方住,刚刚打电话来问我可不可以收留他(说到这里我就放心了)。我想问你介不介意他跟你同房,睡在另外一张大床上。我可以把两张床分开放,这样你们就会有足够的空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他等一下再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会拒绝他。”这样处处为沙发客着想的主人不只是专业,简直是太善解人意了。
“这是你家,你决定就好,我愿意接受你的安排(但请不要安排我跟美国女孩睡在同一张床上,不管她长得怎么样)。”我这样的回答是人之常情,是我来麻烦他,而且身为沙发客,哪敢奢望有拒绝的权利。
“不要客气,如果真有一丝丝的别扭,都请让我知道,我先答应你的,本来就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状况。”天啊,他竟然为了必须再帮助别人而对我可能造成的不便感到愧疚!
“如果他睡觉不打呼噜(而且没有流浪汉的臭味),我当然不介意跟他同房共寝。”我鼓起勇气这样对他说,并且对自己这样的条件式要求感到不好意思。
数分钟之后,优仁轻声敲门进来告诉我当晚会有个睡觉不打呼噜的德国室友。
也好,反正我旅行的时候总是喜欢结交朋友,而且搞不好那个德国人家里也有沙发可以让我睡呢!
不久之后,德国男出现了,身材高大,握手有力,一脸倦容让人相信正如他在电话里所说的——奔走了好几家青年旅馆都找不到床位。
他说自己来自德国一个大部分人都没听过的小镇,成为沙发客会员已经快半年了都还没接待过人,因为没有人会想要去那个地方。我的心都凉了,心想那大概是跟高雄县大寮乡一样的地方吧,我爸妈家不只有沙发,甚至还可以提供整层楼给沙发客呢,可是谁会去啊?
“是哪个小镇呢?”我礼貌性地问了一下,顺便也想测验一下自己对德国地理的认识程度。
“伍珀塔尔(Wuppertal)。”他说,表情像是期待我露出疑问的眼神要求他重复说一次似的。
“什么!皮娜·鲍什住的伍珀塔尔?”我一想到心目中的偶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对啊,我很讶异你竟然知道她。”德国男的表情从疲倦转为惊讶。
“对呀,她是我最喜欢的舞蹈家(我才讶异你不知道她举世闻名呢)。”我想我这样说的时候眼神一定闪烁着对偶像的狂热崇拜,但因为想起优仁的提醒,隔壁客厅里有个美国人在睡觉,我尽量压抑着不敢大声叫出来。
“那欢迎你下次来我的城市观赏他们舞蹈团的表演。我家不大,但是我房间有多出来的床垫可以让你睡。谢谢你答应今天晚上跟我同房。”这话说得很诚恳,却让我承受不起,该感谢的是优仁不是我啦。
“好啊,我一定找机会去叨扰你。”我很认真地告诉他。
我因为跟巴黎来的艺术家朋友有约而拒绝了跟他一起去喝杯啤酒的邀请,不过心里又多了一个去朝拜偶像的旅行计划。虽然就跟其他千百个旅游计划一样,不知何时才会实现,可是我留下了德国男人的联络方式,并期待有一天会去偶像住的城市,睡他家的沙发——即使我不知道那个小镇要怎么去。
就在我要出门开始我的市区观光之前,美国女人睡醒了,一张臭脸好像是在抱怨我们轻声细语的交谈吵醒了她正在夏威夷度假的美梦(小姐,下午四点了)。不过,她至少没忘记该有的基本礼貌,胡乱对我们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开始对优仁交代一些重要事项:
“我会继续睡一会儿,因为我今晚要去跳舞需要体力;六点把我叫起来,因为我跟人约好了要去冰吧喝一杯(那是一家用冰砌成的酷酒吧,所有顾客都必须穿上特制的防寒衣在冰桌旁坐在冰椅上);网络连接线在我睡醒后借给我,我必须回复一些重要邮件;晚餐如果有什么好建议,请让我知道;我应该会跳舞跳到凌晨五点左右回来,把呼叫出租车的电话给我;如果待会儿没见到你,明天见(如果她没被出租车司机丢到海里的话)。”她用一种女上司该有的口气一股脑儿地快速说完。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和听到的,在跟优仁核实了刚刚说完话“砰”一声关门继续睡觉的女人不是他们公司指派他接待的高级主管,而只是昨天刚刚来借宿的沙发客之后,我更是讶异,并且为有这样得寸进尺的人而替优仁感到愤愤不平。不过,主人都没说话,我想,才刚刚进门两小时的我更没有发表意见的余地了。
接着我跟德国男蹑手蹑脚地出门,他去喝他的啤酒,我去跟我的朋友们会合逛大街。
斯德哥尔摩真是美,商店橱窗里的东西都很有设计感,有极简的也有华丽的,让我们常常驻足观看良久。最让我们惊艳的是诺贝尔颁奖大礼堂外的雕塑,我们在那里不断赞美每座雕像的线条、神韵和每一尊脸上栩栩如生的表情,并且杀死了不少“菲林”。老城区的狭窄街道和个性商店很有味道。物价没有想像中高,我想住在巴黎的人应该不管到哪里都会觉得物价便宜吧,或许伦敦除外(我的英国朋友每次来巴黎都会直呼东西廉价而拼命购买)。而我也勉强把这个当成是住在巴黎的“优点”,在被昂贵的房租和物价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总是以这样的态度来安慰自己。
街上并没有想像中的到处都是俊男美女的景象,惟一看到的一对帅哥辣妹竟然讲的是法语。难道瑞典政府规定所有金发蓝眼的男女都必须在8月份出国去度假吗?
我怀着少许的失望(没有满街的养眼男女)和巨大的饥饿感,回到优仁家里准备与他共进晚餐。

  评论这张
 
阅读(33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