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优仁,斯德哥尔摩之旅(三-2)  

2010-06-08 14:56:09|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德哥尔摩的“美食”经验

我跟优仁约好了,为了报答他收留我,除了我送他的那些介绍台湾的宣传手册和风景明信片之外,我还要请他吃饭,餐厅由他选,只要不是太贵都可以,但一定要好吃。
优仁说他刚好有附近一间餐厅的优惠券,主菜买一送一,不算贵而且评价也不错。“这样你就算是请我了,而且不用多付钱。”他说他知道沙发客通常经济都不是很宽裕。这么处处为别人着想的沙发主人,我只能说败给他了,想想我自己接待沙发客的时候所作的微薄付出,跟他真是有天壤之别啊!
跟我一起来的巴黎艺术家夫妇朋友不但会吃而且很会煮,尤其LL曾经是巴黎惟一一家台湾餐厅的主厨。我有幸数次成为他们家的座上宾,每次经历都很美味难忘。有一次请他们来家里吃饭,还因为怕在两个美食家面前丢人现眼而紧张得睡不着觉。他们听说优仁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跃跃欲试地决定跟我们一起去。
一行人来到了餐厅的门口,我们三个巴黎人即使没有说出来,内心却充满了惊讶与失望,因为那是一家“法国餐厅”!我们原以为会是什么瑞典料理,没想到对瑞典人而言,法国料理也是美食的代表。我们当然也都很喜欢法国美食,不过到瑞典的第一天就吃法国菜,对我们这几个旅行时喜欢尝试当地料理的人而言,心中那份油然而生的失望感应该是可以想像的。
“没关系,反正也有一阵子没去法国餐厅吃饭了。”BB用中文这样安慰我,也同时自我安慰。
我们坐定位之后不久,优仁家的美国女沙发客也来加入我们。可能因为已经睡饱了,她的表情比较和善。跟她聊开之后觉得她其实还是颇有意思的,从新墨西哥圣塔菲来的她还是个作家呢(于是晨昏颠倒、性情古怪也就可以理解了)。我对她的看法不再像刚刚听完她无礼交代事项后那样负面了,尽管还是能隐约感受到她那属于美国人的自大,但已经不再讨厌她了。如果她当时礼貌性地邀请我去一直想去的圣塔菲,看我所爱的女画家乔治亚·奥基夫画中的真实世界,搞不好我还真的会去呢!不过,她并没有这么做——扣分!
我们三个巴黎人后来都点了海产,因为在法国海产很贵。自从三年多以前在菜市场买了一条三十五欧元的鲈鱼而差点被我妈劝说搬回老家之后(老家一条才两百台币),我就再也没有自己煮过鱼了。对于在台湾经常吃海产也爱海产的我而言,那真是一种酷刑。所以我到餐厅吃饭(机会不多),通常会点鱼。
我点的鱼还算差强人意,LL点的鱼最好吃,大厨就是不一样,连点菜都比别人强。我们觉得这家据说评价还不错的法国餐厅其实应该已经为了迎合瑞典人的习惯而改良过口味了,这是大部分餐厅为了吸引更多当地顾客的做法,情有可原。我们也只能说有机会尝尝瑞典风的法国菜也算是一种异国感受吧,至少它还算可口。
在美国女孩出门去跳舞之后我就上床了,然而已经累垮的我却无法入睡,因为,德国男会打呼噜!那声音之大简直像是要把天花板掀了似的(优仁隔天还因此向我道歉,因为他也听到了)。不但声音大到无法忍受,一直改变的频率也很恼人,有时候像是已经断气了似的停一下子,让我开始担心隔天警察会不会误以为是我下手杀人时,却又忽然来个更大声的,把刚刚没发出的那几声补了回来,就这样整夜没停过。我试过一些方法,例如摇一摇他让他翻身之类的,但总是让他呼得更大声。我一直挣扎着到底要不要用枕头把他闷死!至少非常确定的是,我绝对不会去伍珀塔尔睡他家沙发。跟这种打呼噜像打雷一样的人同房共寝一晚已经让我的细胞死了一堆,折了不少寿,我可不要再花尽所有的积蓄,千辛万苦地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小镇重新去找这种罪受!而且我相信我的耐心不会超过两晚,在我还没折寿到在他寝室的沙发上即刻上西天之前,可能会忍不住而先将他送上黄泉。

 


Langholmen游泳记


我一直忘了告诉大家“瑞典到处都是金发蓝眼的俊男美女”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当我把这个印象告诉别人的时候,还真是不少人也有同感呢。
我总是会注意到时尚界里金发蓝眼的名模大多来自北欧,尤其是瑞典。偶尔看到的瑞典电影里,不但男女主角是金发蓝眼的帅哥美女,就连临时演员也是。而我真正认识的第一个瑞典人,正是不折不扣的金发蓝眼大帅哥。
那是十年前我刚刚去纽约念书时,短暂住在学生宿舍里几天的室友——马丁。
马丁是标准的大帅哥,布拉德·皮特在电影《末路狂花》里露屁股的时候都还比不上他。我会这么说是经过多次亲眼所见之后证实的,绝对没有故意夸大其词的意思。因为马丁总是在我面前脱光了裸睡,并且每天早上会扛着他的清晨勃起去冲澡,然后再光着身子回来在我面前穿衣服,他那浑圆结实的屁股比小布的要漂亮很多倍。而且他长相俊美,眼神诱人,女生看到了都想给他所有的一切——果然第二天他就搭上楼下的一个俏妞,跟我的黑人楼友借单人房行乐。
马丁从来没有问过我,他在我面前光着身子走来走去会不会对我造成困扰。我想这对他而言是很自然的事,在瑞典可能每个人都裸睡吧!这跟我高中地理老师遇到阳台裸女的经历不谋而合,我从此更相信瑞典人对身体的开放观念:“裸体,很自然啊!有什么了不起?”
而我也没有告诉他,他的裸体引得我嫉妒与自卑其实是我搬离宿舍的另一个主因。五天之后我决定不再继续活在想要对他泼硫酸的冲动情绪中,而向他完美的裸体告别,从新泽西搬到了布鲁克林,在那个每次坐地铁回家全车只有我不是黑人的地区,我可以不用每天面对竟然有人比我还帅的事实。
距离那时已经过数年之久,当优仁告诉我即将带我去的湖边会有很多人裸体日光浴时,我已不再是见不惯别人在我面前裸体的小男孩了,天体营、天体海滩也去过不少。即使还没去过法国南部的天体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表现自然地光着身体在超市里跟一个全裸的切肉师父买香肠,但是要我入乡随俗地跟一群金发蓝眼的瑞典人一起让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享受美好的阳光,我一点问题也没有。而我也真希望在湖边能“终于”遇到金发蓝眼的瑞典人啊!
车子在一个小岛上停下来,因为要尽量保护自然,我们不能把车子直接开到岩滩边,必须走一段路,经过树林才能到达隐秘但又全然开放的岩滩。那是位于岛的最尾端一小块有岩石可以让人在上面晒太阳的区域,如果没有当地人带领,我可能会在树林里迷路,然后隔天衣着整齐地冻死在大自然里。
我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有大约十个人在裸晒了。出乎我意料的是,没有任何人金发蓝眼!不过倒是有一个长发飘逸的美丽女人斜倚在大石头上看书,活像一条美人鱼。
优仁把我带到目的地之后就离开办事去了,不过我并不感到孤单,因为所有人(其实也才十个)都立刻和善地跟我打招呼。在斯德哥尔摩我发现瑞典人比法国人友善(要找到比法国人更不友善的应该很难),脱光之后更是如此。这里不像海滩那样辽阔,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都很近,也完全不会感到一丝尴尬。光是这样的自然态度,即使不是金发蓝眼,我也要喜欢上瑞典人了。
我几乎是一到那里,就一边脱衣服一边跟所有人打成一片了,他们好像彼此都认识,而我的加入也没让他们见外。因为距离近,所有的交谈都可以听到。我一到就有人开始跟我聊天,长发美女也停下阅读加入谈话。大家知道我不会讲瑞典话(我甚至因为在瑞典人人都会说英文而忘了其实还有瑞典话的存在),马上使用英文,连他们彼此之间的对话也是,很贴心地不想把我隔绝在外。只要是这个岩滩的人就是一体的,这样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大家都说今天的阳光真美好,是个出来晒太阳的好日子。我问他们冬天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他们说冬天湖会结冰,他们就来溜冰,也很好玩,不过要想办法避免孤独,否则会很沮丧。听到这里,让我想起了瑞典是全世界自杀率最高的国家这样一个事实。
聊天的过程中我才发现,原来大家都不认识,而能够这样天体自然地融洽相处且像朋友般交谈,真让人心中充满了喜悦。
在天体岩区短暂停留的这段时间,是我在斯德哥尔摩整个假期当中最最放松的时刻。我跟所有人时而交谈,时而跳进湖里游泳(和撒尿),时而发呆,时而看看我的旅游指南,其他人也是如此(看旅游指南除外)。偶尔还有人把船开过来跟我们聊两句之后又开走(为什么不把我带走),往其他岛屿行进。望着眼前的长发全裸美女和较远处的褐发帅哥,我很愿意相信这里就是伊甸园。
“什么?你居然在看旅游指南!你是想羞辱我们吗?”一个男人显然喝了点酒,忽然看到我手中的LP——《斯德哥尔摩旅游指南》后叫了出来。没想到其他人也赞同他而建议我把书丢了,说他们才是最好的旅游指南。他们跟我确定我的旅游指南上竟然没有列出我们正处身的天堂后(就他们所知,没有任何一本书这么做,所以你们看到的是第一手资料耶),就开始提供我各种关于他们城市的信息。较远处的两个男人还邀请我当晚跟他们一起去他们最喜欢的酒吧喝一杯。长发美女也说她家附近虽没有大地标,却很适合喜欢自然的人游览,不过她并没有邀请我去她家喝茶或吃饭。大家都纷纷提供意见,告诉我他们眼中最好的餐厅、便宜又美味的小吃店、一日游或半日游的最佳景点——刚刚的微醺男应该是喝了不少酒,竟然建议我去他家住个两天,并且乐意带我参观他独家推荐的更深入的、保证遵照旅游书一定无法玩到的真正的斯德哥尔摩,还说他已经很久没遇过这么投缘的人了,用的几乎是求婚的口气。
“先生,这确实很诱人。但谢谢,再联络!”我才不要跟醉汉出去玩呢!
终于,长发美女说:“哪里都别去了,这里就是斯德哥尔摩最棒的角落!”然后在所有人都深感赞同后,起身穿衣跟所有人吻别离去。
在脱光裸晒几个小时之后,我忽然感到巨大的穿衣欲望。刚好在回程途中看到小岛上有两家人在院子里把他们已经用不到的东西在阳光下摊摆出来卖,我忍不住走了进去,想买件衣服来穿。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唤醒我对纽约五日室友马丁记忆的年轻的金发蓝眼帅哥走了出来,在阳光下微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抓起一件对我而言应该有点过大的Tshirt,充满期待地对他说:“这是你的吗?”
“是的,去年买的,我穿有点小。”他微笑着回答。
“好,我买。”我义无反顾。

 

水塔里的男人


第三天早上,优仁用他的免费健身房招待券(他家真的有好多免费的好东西),带我去上了一堂免费瑜伽课。瑜伽课只有八个学生,幸好有另外一个男生,所以我并不觉得孤单。而他的痛苦呻吟则一直伴着我们,其他人也因此不会感到孤单。简单的瑜伽动作即使用的是瑞典语上课,我也跟得上。老师偶尔会来我身边用英文指点我,上课的过程很顺利。上完课后,我还在健身房享受了一下蒸汽浴,全身感到舒畅。
然后是文化活动——国立美术馆的参观,以及美术馆附设餐厅的午餐(好吃的烤羊排和色拉)。美术馆的规模刚刚好,有足够的东西可以看,却又不至于让人感到太累。而且馆里有个很贴心的设计——轻便的可携带式折叠椅,任何人都可以抓一张坐在自己喜欢的艺术品前更仔细地长久欣赏。
一出美术馆,天气变得极热,我决定随便买一件短Tshirt来穿,结果连最小号的XS对我而言都太大,童装部的又都太小,只好放弃。
循着约翰斯的指示,我找到了他所说的那座水塔,那应该算是那一区的地标。红砖建造的老水塔,大概有五层楼高,在傍晚的光线下煞是美丽。我从各种角度拍了许多照片,越看越觉得美。
约翰斯是我联络的另一个沙发客。因为不想搬来搬去,所以我决定只住优仁家。但还是想跟当记者的他见见面交个朋友,我相信他眼里一定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斯德哥尔摩,不一样的瑞典。他也喜欢煮喜欢吃,看到我的个人网页上有人评价我做的菜一级棒,问我可不可以教他一两道中国菜,他提供厨房、材料和酒,我觉得这个点子不错。
约翰斯要我用力敲水塔入口的门,我还真的照做了,不敢看路人的眼光。然后他从水塔里走出来开门,并且邀请我进去参观。正在我怀疑他是水塔管理员的当儿,他便开始介绍起水塔的内部来了:一楼是厕所、浴室和储藏室,二楼他租给一个学生,三楼是他的房间,四楼是客厅兼他的书房,五楼是厨房。原来他住在水塔里!我有点后悔没有答应来睡一天,不然在斯德哥尔摩住在水塔的经验一定很酷,可以到处去宣扬。
我们去超市买菜,我的菜单是宫爆鸡丁、炒青菜和康宝玉米浓汤(这可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台湾味)。约翰斯家里居然有亚洲人用的炒菜锅,而且香料齐全。
简单的几道菜却花了我不少时间准备。为了完美,我几乎要把每一种蔬菜都切成菜雕艺术品才罢休,还没煮好,自己都快饿昏了。
菜上桌后,我们还点了蜡烛,配上一瓶他准备的上好阿尔萨斯白酒,聊音乐、电影、旅行、美食。他告诉我瑞典是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音乐输出国,而我却忘了问他对斯德哥尔摩和瑞典人的看法。
回到优仁家,我发现今晚又多了一个新室友,澳大利亚大男孩戴尔。我们相约晚一点一起去冰吧喝一杯,然后他去“把”他的美眉,我去赴我在岩滩订下的香槟约会。
沃克森岛之旅
优仁及其他来过瑞典的人都建议我一定要出海去看看千岛群,那是别处看不到的美景。
因为我停留的时间有限,优仁建议我坐船到沃克森一日游。那是一个很宁静的小岛,在船上还可以看到美丽的群岛景色。
船离开斯德哥尔摩的时候,天空的光线很特别,那是北欧特有的光。斯德哥尔摩的天际线在这个光的照耀下有着超现实的美。
船经过了很多小岛,听说这些小岛都是私人财产,瑞典的有钱人流行买个小岛!很多岛上有很漂亮的房子,当然,有钱人买了小岛之后会想在上面盖个美丽的房子。我真想认识其中的一个,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沙发可以让我睡!
船抵达沃克森岛的时候,我马上被岛上的景色吸引,小小的岛上村庄恬静迷人。我一个人到处晃荡,偶尔遇到几个当地居民和观光客,大家都心情很好地同我打招呼。我在一家岛民生活博物馆的院子里遇见一只黑猫,它很乐意当我的模特儿,让我拍了不少照片。
一个老爷爷看我对一栋房子着迷,走过来跟我聊天,说那是他家的房子,并开始介绍房子的历史。这时他刚刚睡醒的孙子打开窗户裸着身体跟我们打招呼,原来金发蓝眼的人都住在岛上!
我几乎把整个岛逛遍了。在博物馆附设的咖啡厅喝了下午茶之后,因为仍然不想离去而开始逛商店,甚至买了——跟很多我买的东西一样,不晓得要干吗——餐巾环,又买了明信片,寄了一张给自己(自从再也没有人会记得寄明信片给我之后,这个我多年来的习惯让我的信箱偶尔也会收到广告以外的邮件),然后才坐上优仁建议的公交车回到城市,观看另一种路上风光。
回到优仁家,还继续沉醉在小岛宁谧气氛中的我被他的提醒吓了一跳,我忘了他帮我订好的按摩约会,那是我一直想尝试的著名的瑞典式按摩。金发蓝眼的Miguel等了我一个小时,打了三通电话之后决定放弃而回家,“希望下次有机会为您服务!”礼貌而没有表现出生气样子的瑞典按摩师留了这样的话给我。
当然,今晚我又有了新室友,一对德国年轻情侣跟我一起睡客厅(沙发以及另外的床垫可以睡上四个人),优仁的房间则让给我的台湾朋友和她的法国老公夫妇二人,优仁这样好人做到底的安排真是贴心。
“真的是免费的!”我跟刚刚住进优仁家的台湾朋友说,“而且还有好多免费的东西可以使用!”
我第一次睡人家沙发的经验真是太棒了。我邀请优仁一定要来巴黎让我招待他。他说有太多地方想去了,巴黎因为已经去过所以暂时不在名单上,不过搞不好可以在其他地方碰面,也欢迎我再到瑞典来住他家。至于我想表达的感谢,“把它用来招待其他更多的沙发客吧!”他说。
我回家马上给了优仁极好的评价,我觉得我无法做到像他那么好,不过我答应他,一定会把他的博爱精神传给其他人。

  评论这张
 
阅读(30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