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路上的鸿麟

一个沙发客的自白

 
 
 

日志

 
 
关于我

林鸿麟,乡下土生土长的台湾熟男,拥有留美硕士学位。三十岁后还不务正业地跑去跳舞,喜欢美食、电影、阅读、舞蹈和戏剧,更酷爱旅行,二〇〇三年在完成了叫好的连续三天五场演出之后,毅然辞去大学讲师的工作,并在跳蚤市场变卖所有的家当,搬到巴黎去住游,阴错阳差地成了巴黎第三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学校放假就去旅行,一年至少有四个月在路上,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以教授瑜珈和芳疗按摩谋生,盘缠有限,所以旅行的时候总是依赖陌生人的恩惠,二〇〇五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后就决定以此为旅游的最高指导原则,不但省钱还更了解当地人的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法國西南 WWOOFing第六、第七天 08,09/09/2010  

2010-09-11 04:26:16|  分类: 歐洲旅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國西南 WWOOFing第六、第七天 08,09/09/2010 - linhonglinlushang - 在路上的鸿麟
 
法國西南 WWOOFing第六、第七天 08,09/09/2010 - linhonglinlushang - 在路上的鸿麟
 
法國西南 WWOOFing第六、第七天 08,09/09/2010 - linhonglinlushang - 在路上的鸿麟
 
法國西南 WWOOFing第六、第七天 08,09/09/2010 - linhonglinlushang - 在路上的鸿麟
 
法國西南 WWOOFing第六、第七天 08,09/09/2010 - linhonglinlushang - 在路上的鸿麟
 

第六天 08/09/2010

 

大自然其实也可以是很残忍的,尤其是在我们已经渐渐地不习惯它之后。

我没想到我的 WWOOFing之旅必须夜夜与安眠药为伍。

安眠药这种东西我已经很久不碰了,如果有失眠的情况发生,我会用其它方法对付:喝马鞭草茶、闻熏衣草精油、按摩……等,通常都可以见效,如果一定要吃些什么,也会尝试吃自然产品,例如valerian根部萃取素之类的。离开巴黎之前我去看了一趟医生,因为我三个月前在云南的火车上被跳蚤咬的地方还困扰着我,有时候让我痒到睡不着;我的医生于是开安眠药处方给我,我就把它们带在身上了,没想到居然在安静的乡下山区里会需要它们。每天晚上如果我醒着,会忍不住想抓痒,那些被蜂螫、被虫咬之处,总是在晚上我放松之后开始以极痒的方式侵袭我;我知道如果抓到破皮会引起细菌感染,所以只好吃安眠药让自己入睡。

 

安眠药让我早上总是睡到很晚,今天起床时已经快是午餐时间了。

我随便吃了几个维克多做的松饼,怀着无限内疚地向我的WWOOF主人要工作做。

「去搬石头吧!」维克多要我跟他去山上找石头,搬到前天我凿好的空地处,这是要建坝用的。

这是个辛苦的工作,来来回回搬了几回之后,我就饿了。

午餐吃昨天剩下的南瓜米粉。

吃完马上紧接着工作。把蓄电池装到卡车上,这样明天就可以开去山上载木头,虽然我怀疑那台依年没发动过的破旧卡车是否还能发动。

之后继续砍柴。之间我去摘了很多覆盆子来吃。

 

然后我决定到山上健行,爬到山顶上俯瞰山谷的风景。

遇到邻居的WWOOFer,他正提着篮子在摘采野桑葚,那是制作果酱要用的。我也跟着摘了一些,直接往我嘴里送,真是甜美。

这个从法国中部来的男人脸上历经风霜,他已经 WWOOFing了两个月了,从法国中部一直到西南部,每个地方一到两个星期不等,他刚刚从庇里牛斯山上下来,尽量不走铺设好的道路的他在森林里走了一天才到这里。

我问他会待多久,他觉得这个问题不需要,他没有计划,想走就走,喜欢就待下来,这是他的「长假期」。我更仔细看看他的穿著和模样,如果在巴黎街头遇到他,肯定会觉得他是流浪汉:衣服可能因为在大自然中走动,被荆棘勾破多处;鞋子比巴黎街上捡来的还老旧;长期在太阳下曝晒而黝黑的皮肤上到处是被荆棘划伤的痕迹。我很想知道他为何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可是我并没有这么做,在法国这或许是很隐私的问题。我的WWOOF主人也度过七年这样的日子,直到他们找到这块地定居下来为止,或许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会这样以WWOOF的方式跟大自然生活好几年吧!

 

我没有爬到山顶,因为一路采野桑葚吃花了很多时间,眼看山雨欲来,我还是回家为妙。回到家之后维克多才告诉我一个残酷的事实:我迷路了!原来我走的那条路不是他告诉我的有美景的路线,我从一开始就走错了。不过,即使走错路,我还是有不一样的美景,这里的山,不论怎么看都美。

 

我为自己烧了热水,在树林里冲了个澡,然后觉得人生真是美好。

 

晚餐维克多煮了美味的食物,他把食谱给我了;他们还告诉我一些山里不为人知的秘密:慕里斯的所有商业活动都停止了,原本有一家面包店、一家餐厅、一家咖啡间酒吧,今年全部都结束营业了;哈美斯的五户人家其实真正居住的只有三户,其它两户只有度假时才来,而有一户常住的人家这个月底即将搬走,之后就只剩下他们两个和另一对夫妇,成为只有四个居民的小村庄!我住的那台蓬车已经快寿终正寝了,这个周末他们将会有另一台朋友送的更大更舒服的蓬车,我成了那台蓬车的最后一个居民。

 

回到篷车之后我才发现被换过的电池没有发挥功效,我将度过一个没有灯光的夜晚。靠着一个手摇发电的小手电筒的微光,我找到我的床,我爬上床,然后在黑暗中抓痒!



第七天 09/09/2010

 

因为决定提早下山看医生,今天是我WWOOFing的最后一天。

原本的计划是:早上八点上山锯巨木,然后把它们运载下来。

结果一场雨让我们改变了计划。

 

雨停后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维克多和卡尔继续去试着使卡车发动,这样我们才能去载木头。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失望地对我宣布:车子发不动,今天不载木头了。我于是少了做苦工的机会,不知该高兴还是失望。

他们决定去看看新的蓬车,以便计划如何把它运回来。

我们先去圣吉宏买豆腐,因为我要做红咖哩豆腐。然后经过一个叫Seix的小镇(发音跟英文的sex一样,我如果住在那里一定最不喜欢人家问我打哪儿来),爬到山上终于到了他们朋友家的度假屋,蓬车停在度假屋的院子里。果然是比我住的大又新。维克多说必须把入口的几棵树砍下才能把它拖出去。

这里比维克多他家更偏僻,不远处就是西班牙的边境了,高山上还有积雪,风景真是美。

 

我们走另外一条山路回家,途中经过几个小村庄,都是只有三五间房子的规模,房子里面居然还像是有住人的样子!

 

回家之后卡尔和维克多继续为让卡车发动而奋斗,于我又是自由时间,我等于一整天没做到任何工作,只让他们载我出去放风观光。

我决定再到山顶去走走,发誓要找到维克多建议的路线。

从哈美斯村的最后一栋房子旁边的小径走进去,沿着牛粪往上走,就是正确的路线。一路上有很多野黑苺,我当然摘了很多来吃。果然不久就走到山顶了,沿着山的陵线走,一边是牛的活动区,另一边是断崖。我走到一个视野广阔的高峰,遇到一个善心人士画在石版上的指示图,不过因为年代已经久远,几乎看不出图上显示的是哪里。不过无所谓,反正我知道最大的那个城市是圣吉宏,还认出慕里斯和哈美斯,我还知道越过有积雪的那些山就是西班牙。这里的美景令我屏息,我很庆幸自己在离开前能看到这样的景色,我在山顶上停留很久,要把这景色烙印在心里,因为我没带相机。

看着对面的群山随着躲在云里的太阳时隐时现而有不同的面貌,看雨后清绿的草坪和拉长的树影,几栋房子错落其间,看远山顶上白雪皑皑,某几座山被云雾缭绕……,我好想也在这里有间小屋!

 

我忽然想唱歌。唱了三毛写的「橄榄树」和「不要告别」,代表我现在的心情。反正整座山谷里几乎没有别人,来时路连牛都不见了,徒留其排泄物,整条路好像已经久无人迹,整座山里只有我一人,所以野黑苺才会在遇到我之前这么多!

我如果不是必须做晚餐,确实还想在山上多待一会儿。

回程中忽然记起曾经读过的一个新闻报导:庇里牛斯山的野熊因为找不到食物,越来越常去当地居民家里觅食,为附近带来许多困扰。我吓得加快脚步,并且决定如果看到野熊决不跟牠缠斗,我要爬到树上装死!

沿路的野黑苺又让我停下数次,我想我吃了超过一公斤的野黑苺,又想在巴黎的有机商品店如果以「亚洲帅哥亲手于庇里牛斯山摘采的野生(所以当然有机)黑苺」为号召,这一公斤黑苺应该是天价吧!我真是赚到了!

 

我回到小木屋,烧水冲澡,发现胡子已经长到刮胡刀刮不动的地步!

我煮了素食红咖哩,豆腐、甜红椒、黄椒、节瓜、菠萝、荔枝、茄子,都是有机的。然后我回想起过去一周以来我都只吃有机食物,不知道身体是否因此而有了排毒的效果──或者蜂毒是否也帮我杀了一些身体的毒素?

 

虽然说我急着想要让医生帮我止痒,但是我还真的舍不得离开哈美斯,这里就像人间最后的净土,虽然有很多会咬人的虫子,但是大自然就是这样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